回复【0浏览【942
从小就不爱白酒。


啤酒清冽,爽口解渴;黄酒醇甜,温润沉厚。白酒有什么好喝呢?


记得小的时候,每逢家人团聚,每桌上都有一瓶白酒。女眷不喝爷们喝。用的是小杯小盏,倒了白酒,滋溜一口,皱眉眯眼,满脸痛并快乐着,彼此照杯底:“干了!干了!”我看着他们的表情,心想:


“他们一定也不觉得好喝。”


我小时候,也被家里的长辈灌过次白酒。长辈们醉了,问我能不能喝,还没等我回答,斟一杯,筷子一蘸,让我嘬一口。辣!直冲鼻腔!我一跳,长辈们哈哈大笑。
所以,白酒有什么好喝的呢?


在我来四川上了大学之后,在和天南海北的寝室室友,结束了四年友谊的情况下喝白酒,先喝啤酒,到半醉了,加白酒。毕业那年我喝倒过一回:七瓶啤酒后,继以两瓶白酒。醉后犯晕,不觉得白酒刺喉了,于是醉倒,醒来头疼。


回想之下,还是没记得白酒有什么味儿。


2012年,我与山西。当日我岳父,显然还没接受我为女婿。在他眼中,我仍是个“企图拐走他女儿的”。我客气得拘谨,他客气得平淡。


当日酒席,有一贺伯伯在。贺伯伯人风流倜傥,谈吐有致,有他帮腔,我俨然从个外人,成了半个自家人的架势。
然后,开始饮酒。


——我岳父年少时,是他所在工作系统的酒神,横扫两省同行,略无敌手。贺伯伯是他那个行业的杠把子,日常交接,千杯不醉。这是后来才告诉我的。


——当日我哪里晓得面前是两尊大酒海呢?只是闷喝。啤酒之后,继以红酒。


对话常如下:
贺伯伯:“这个也算你老丈人了,你要敬啊!”
我岳父:“贺伯伯今天这么为你说话,你也要意思意思啊!”
他二人左右提携,哼哈二将,彼此帮腔。红酒之后,继以白酒。那时我有七八分醉,面烫耳热,头壳上半部分飘起,说一句话时已经忘了前一句是什么。恰在这时,奇妙地,我开始觉得白酒好喝了,岳父没那么可怕了——抿一口,像口里爆开了一点,冲鼻腔,呼吸之间,甚至能觉出点甜香。我举杯,“敬您二位。”一口干掉,贺伯伯扬扬眉毛,看看我岳父,然后一口干了。


回去的路上,我坐在车后座,不停用手摸我额头,问我想不想吐。还好。没事。虽然难受,但吐不出来。扶我回房间,给我一个盆,让我俯身蹲着,以备我想呕吐。她在我旁边守了会儿,说:
“你过关了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你过关了。他们今天就是想试试看。他们说啊,人喝多了见本性,看你喝多之后没出什么岔子,才放心。”


果然过了几天,再吃饭时,我岳父对我和说了,“你们俩以后,要好好照顾彼此。”那天他没饮白酒,好像有些失落。我岳母一撇嘴说“他现在也老大不小的了,还喝什么白酒!”


2012年之后,我逐渐开始懂得喝酒了。先是红酒、啤酒、白酒慢慢什么都喝了。


今年春节,我山西前,父亲帮我预备礼物分送山西的亲友。他列好名单,反复琢磨,终于给的舅舅、母亲等人选好了礼品。送岳父什么好呢?犯难。


年初二吃饭。我、我父亲和我小姑父一桌。吃喝了些,就聊这事。送什么礼物好呢?
小姑父道:“送酒。”


我与我父亲跟我小姑父解释,送酒好像不大合适:岳父家有的是酒,更何况,岳母还限制岳父喝酒呢!


小姑父道:“送酒!听我的没错。”


我爸又想了想,一拍我小姑父的大腿,“对,送酒!”


“他老人家什么酒都有的吧?”我提醒。


我爸一脸的语重心长:“你不懂了。这个酒是我送的,亲家公只要说‘这是亲家送的!’自然就能放开喝,大口喝,随意喝。你再想想。”


我再一想,恍然大悟,五体投地。


送什么酒好呢?不知所措的我发了朋友圈,果然有一好友推荐了一种酒给我,那就是赖乡佳酿,这个酒产自贵州省,它具有酱香突出,幽雅细腻,酒体醇厚丰满,回味悠长,空杯持久留香的特点。基品质和独特风格是其他白酒无法比拟的


而且这个款酒的宣传语也很不错,赖在一起,品味人生。我没有丝毫犹豫就买了几瓶。


第二天给岳父家送过去之后,他老人家一尝,果然符合他的胃口,我心中暗暗窃喜,心想我和瑞的事十有八九板上钉钉了。


未完待续...

此帖系强大的第四城楼主原创,转载请务必捎上楼主,否则将启动咬人程序!

收藏 送米 本帖最后由 似水流哖 于 7 天前 18:23 编辑
0 0 0

        一个喜欢在二次元和三次元穿梭的少年!
Smilies Image
高级回复   @喊TA围观

同步到:

s:0:"";